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关注

【人民长江报专题报道】鄂北工程:砥砺奋进引清泉



□本报记者 陈松平 特约通讯员 梅雪峰 廖潘腾子

  11月13日下午,经过952天安全有序施工,鄂北地区水资源配置工程(以下简称“鄂北工程”)孟楼渡槽最后一榀渡槽顺利安装到位,国内最长的预制矩形三向预应力渡槽主体工程全部完工。
  孟楼渡槽是鄂北工程全线35个施工标段中,第5个完成主体工程建设的。今年下半年,进入实现全线通水目标关键阶段以来,鄂北工程捷报频传。截至目前,工程PCCP安装、隧洞开挖、暗涵浇筑、明渠开挖、渡槽浇筑等完成量累计达180余公里,工程质量单元评定优良率达95%以上,分部工程验收一次性通过率达100%。
  作为国务院确定的172项全局性、战略性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之一,鄂北工程也是湖北地方水利建设史上工程规模最大、覆盖面积最广、受益人口最多的重大民生工程。全面开工建设3年以来,鄂北地区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与管理局(以下简称“鄂北局”)与参建各单位、沿线各地政府和百姓一道,攻坚工程技术难题,克服市场波动、征地拆迁等不利因素,砥砺奋进,只为早日引得清泉,解渴鄂北“旱包子”。
    
  技术创新——匠心筑“长河”
  鄂北工程以丹江口水库为水源,从西向东横穿鄂北岗地,为鄂北地区7市县提供城镇生活和工农业用水,寄托着沿线500万人民的期盼,是一条不折不扣的输送民生之水的人工“长河”。
  全程自流输水,是这条“长河”最大的特点。270公里的输水线路上,要经过高山、洼地、河流,地势起伏大,为保证自流输水有机衔接,工程依地势设计有隧洞、倒虹吸、渡槽、管桥、明渠、暗涵等建筑类型。
  “鄂北工程沿途穿山、入地、跨河,共穿越20个断层带、50条大小河流,施工包括隧道、渡槽等8种建筑类型,施工难度大、工艺复杂,技术创新要求高。”鄂北局局长李庆国形象地介绍:“因此我们建设中的特点可以概括为‘逢山开洞、遇地埋管、洼地架槽、过河建桥’,目的都是为了实现全程自流输水。”
  连日来,记者现场采访深切地感受到,鄂北工程建设者把一片匠心都倾注在这条“长河”里——在隧洞开挖、渡槽吊装、管桥架设、倒虹吸PCCP管铺设等各个标段施工现场,不论是工程技术人员还是安装工人都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工匠精神无处不在、技术创新无处不在、安全保障无处不在,有力地保障了工程高效推进。
  兴隆—万福隧洞是鄂北工程的控制性工程之一,由中铁十一局与长江设计院联合体承建。项目经理赵华江介绍,全长15.38公里的隧洞,洞内V类围岩多、稳定性差,洞顶水库和堰塘“水连环”、 溪沟谷地“沟纵横”,覆盖层薄,项目部迎难而上,优化施工方案,除进、出口主洞外,另开挖5个支洞,中间突破,两头对接。施工采用光面爆破、悬臂掘进等工艺,在覆盖层特别薄弱的地段,将上方水库和塘堰的水抽出,以减轻施工压力,确保安全有序推进。
  全长4.99公里的孟楼渡槽,由164榀渡槽连接而成,单榀渡槽长30米、重1200吨,是鄂北工程中跨度最大、里程最长、结构最复杂的大型输水渡槽工程,也是技术难度最高的控制性工程之一。项目部党支部书记高义强介绍,渡槽预制工艺复杂,工序多达35种,而传统工法是先建模,再在模内绑扎钢筋笼,然后浇筑。仅预制现浇一项创新,就比传统工法节约近9个月。
  横跨汉江一级支流唐河、白河的唐白河管线桥项目,在河道上建桥,再在桥上铺设3排内径达3.8米的输水管道,实现“背水过河”的目标,由中铁十七局承建。项目部总工程师张冲介绍,该项目是鄂北工程全线唯一的管线桥工程,具有自重大、通航河道施工、运行荷载大、水利铁路双重技术标准规范、抗变形能力要求高、超宽连续梁悬臂施工难度大等6个技术难点,项目部提前召集各方专家研究,制定了连续梁支架及挂篮施工的专项方案,攻克了技术难题,以高铁线路施工标准建设唐白河管线桥工程。
  大工程,大创新。针对鄂北工程线路长、地质情况复杂、三新技术应用多等技术特点,鄂北局专门成立了鄂北工程技术委员会,选聘相关专业的权威专家,针对工程技术难题,开展科研课题研究和施工试验工作,这些课题和试验成果,大部分都直接在工程设计和施工中得到应用,起到了良好效果。
  同时,鄂北局和参建各方以攻坚克难为动力,以技术推广为先导,以人才培养为基础,以工程建管信息化为核心,跟踪国内外水利科技前沿技术,全面提升工程科技含量。工程建设中新工艺、新技术层出不穷,一些工程难点不断突破,有的技术在湖北水利系统首次应用,有的被列为中国水利行业工法。葛洲坝“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的陈谋建带领团队创新“工厂式大型渡槽施工系统”,多个专项技术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中铁十一局发明的全断面针梁式台车,二衬混凝土一次浇筑成形。大禹公司沙河渡槽通过传感系统监测混凝土质量。有的技术创新获省部级奖励,有的填补省内外空白,多项成果获国家QC小组成果奖、国家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
    
  合力破题——精心保建设
  鄂北工程是湖北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的从根本上解决鄂北地区干旱缺水问题的重大战略民生工程,自2015年10月全面开工以来,鄂北局和参建各方紧盯2019年全线通水目标,始终把安全和质量放在首要位置,工程整体进展比较顺利。
  但受当前市场主材价格持续攀升、地材供应严重短缺的影响,工程建设也进入攻坚克难的关键期和各种矛盾困难的叠加期。
  鄂北工程施工主要材料包括水泥、钢筋、黄砂、碎石等。据测算,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这些建筑主材普遍经历了一轮涨价,且呈持续上涨趋势。以鄂北工程丹襄和枣随段为例,据湖北省建设工程标准定额管理总站今年11月最新公布的主材料信息价计算,襄阳水泥、钢筋、中粗砂、碎石价格较设计概算价均上涨了50%以上,最高达4倍以上,随州地区这四类主材均上涨了50%以上,最高达5倍以上。
  “建材价格上涨造成的资金压力已极大超出施工单位的承受能力,施工资源投入与开工时相比大大增加。”李庆国介绍,从实际调查情况来看,当前鄂北工程各施工单位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周转资金缺口,用于垫付材料价差。
  不仅是价格上涨,黄砂、水泥等建材甚至出现短缺,导致部分施工标段“无料可买、无料可用”,砂石料供应不足,已严重影响鄂北工程建设进度。龙泉河渡槽项目施工经理代平玉说:“我们现在是拿钱买不到砂石,水泥也要派人去厂里驻点排队等指标购买。”
  鄂北工程是湖北省“一号工程”,其主材价格大幅上涨和地材供应严重短缺等问题出现后,省领导高度重视,先后作出重要批示。省发改委、省国土厅、省环保厅、省住建厅、省交通厅、省水利厅等部门协同联动,工程沿线地方政府全力配合,多方合力攻坚破题,采取多项措施,保障工程顺利推进。
  “针对当前施工单位资金压力增大的情况,我们及时向施工单位做好解释说明工作,制定具体措施,稳定建设信心和热情。”李庆国说,鄂北局在国家政策和法律许可范围内,想千方、设百计缓解施工单位资金压力。
  同时,施工单位也积极筹措周转资金,从后方总公司筹集资金坚持施工,筹集资金额最高达6000万元左右,暂时缓解了资金困境。
  针对砂石供应短缺问题,湖北省水利厅和鄂北局组织专班赴襄阳、随州等地现场开展专题调研,迅速摸清施工单位砂石地材采购来源和需求量,现场与地方政府协调,积极争取砂石料来源,基本打通工程沿线市县砂石供应渠道。襄阳市探索建立国有企业集中开采河砂、签订重点工程用砂专供协议,加强采砂、运砂、存砂、用砂监管力度,确保重点工程砂石等地材供应;随州市在采砂许可范围内开辟6个砂厂,对鄂北工程实行对口供应。
  主材价格上涨和地材供应严重短缺,也给工程建设带来潜在隐患。鄂北局未雨绸缪、提前应对,狠抓安全生产,第三方服务机构和监理单位“两只手”,对施工现场开展多时段、多频次巡查;督促施工单位加大设备、人员力量投入、保障劳务队伍稳定,确保工程现场管理到位;加强关键部位、关键工序、关键环节的安全措施,为防止下穿随岳高速的隧洞洞室出现变形和塌顶险情,不惜一切代价,昼夜排队、高价抢购砂石材料进行围岩衬砌。
  “建筑材料价格上涨和供应短缺,不是短期现象,而工程建设不等人,为圆满完成引得清泉润鄂北的任务,必须建立完善解决问题的长效机制。”李庆国说,为科学预判“资金荒”、砂石供需短期矛盾等问题,省水利厅组织有关部门深入工程一线开展专题调研,掌握第一手资料,因地施策,积极推广“襄阳经验”,与工程沿线砂石企业签订鄂北工程定点专供协议,优先保障重点工程建设;努力开拓新砂源,探索工程沿线疏浚弃土(弃砂)综合利用,研究推进人工制砂等替代品,拓展建筑材料来源,从根本上解决砂石供需矛盾。
    
  真情征迁——丹心映碧水
  鄂北工程在引丹江水润泽鄂北大地的同时,也通过精心设计,让工程与环境和谐,打造可以永续使用的绿色工程、老百姓拥护的民心工程。
  如此长的输水线路,如此大规模的工程量,怎么最大限度地做到少占地、少拆迁呢?鄂北工程首先从优化设计着手,能埋在土里的,就决不放在地上。工程全程有约85%的线路都是采取隧洞、倒虹吸、暗涵这样的地下管线。减少工程暴露度,在最大程度保证水质的同时,做到了不与农民抢耕地。
  “按照全国同类工程占地比例,像鄂北工程这么大规模,占地一般会达到约2万亩。”李庆国说,“而工程占地实际只有4000余亩,为全国同类水利工程最少。”
  即使在工程设计布局上做了优化,但鄂北工程毕竟是一项线路长达270公里的大型水利工程,一定程度的征地拆迁在所难免。早在生产性试验段项目开工初期,鄂北局就提前筹划,湖北省政府高度重视,及时召开了鄂北工程建设征地拆迁的专门督办会议,为鄂北工程征地拆迁工作提供了有力的领导和政策支持;充分利用鄂北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督办协调机制,加强与工程沿线地方政府的工作协调,争取地方政府对鄂北工程的支持服务力度的不断加大;规范了征地拆迁工作的实施,先后印发了关于征地拆迁设计变更、爆破影响补偿、临时用地返还复垦等规范性文件,用制度来规范管理征地移民各项工作,保证工程施工环境良好稳定;明确了征地拆迁工作责任,与工程沿线县(市、区)政府签订征地拆迁投资任务双包干协议,积极协调各县(市、区)服务工程指挥部不断推动征地拆迁安置工作。征地拆迁工作进展总体上保证了主体工程建设的顺利实施。
  征迁涉及各种利益诉求,诸事繁杂且矛盾突出,被世人称为“天下第一难事”。宝林明渠和隧洞进口施工,占用广水市十里办事处新华村祖坟园,有100多座坟需迁移,有些是埋葬没几年的新坟,有些是前几年从外面迁来的坟墓,还有些是修建豪华的坟墓。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祖坟所在位置,不轻易进行破土。村民认为迁坟破坏了风水,抵触情绪很大。
  针对这一实际情况,广水市服务支持鄂北工程指挥部组织专班,挤出10万元对坟主进行补贴和奖励,重点突破,稳步推进。副指挥长梅思卫、办公室主任吴祥华亲自到村民家中做思想工作,将抵触情绪较大的村民彭修文作为重点对象突破,多次到他家中,反复宣讲政策。十里办事处副主任程继光、水利站长郭斌天天驻扎在新华村,督促迁坟工作。最后彭修文思想通了,率先迁坟17座。在他的带动下,新华村7天迁坟109冢,宝林隧洞顺利开工。
  依法依规是征迁工作的根本原则和核心之策。鄂北工程沿线各地政府始终坚持将政策和程序放在首位,坚持“一碗水端平”“一把尺子量到底”,襄阳市及所管辖的枣阳市、老河口市、襄州区,随州市及所管辖的广水市,孝感市及所管辖的大悟县都是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办,及时解决了征迁中的重点难点问题。老河口市吾家家具厂、襄州区蔬菜大棚、枣阳玫瑰海景区等一批征地拆迁“硬骨头”得到有效解决,铁路下穿项目焦柳铁路、鸡扬铁路和京广铁路全部建设完成并移交,实现了征迁工作和谐稳定进行。
  征为国家,迁涉民生。在鄂北工程已经开展和正在进行的征迁工作中,不仅各地政府和征迁干部能妥善处理工程建设与百姓利益之间的关系,沿途老百姓也能以工程建设大局为重,舍小家顾大家。他们的丹心,必将映照在鄂北工程贯通后的那一渠碧水中。
责任编辑:商鹤审核签发:商鹤